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姐姐是我的命
姐姐是我的命

姐姐是我的命

陈小兰秋水般的眸子微微涨红,看着自己胸前的娇峰,那一道道爱痕印记,那一道道凹凸的牙印,这些岁月痕迹,皆都是那死去的老公给自己留下的!
--
  一想起夜深人静之时,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木床上任由老公折磨,曾经享受的鱼水 之欢,那种水 乳 交融,没想到如今却是阴阳相隔!
-
-  “好久没有做过了,没想到今天被世美误打误撞的摸了一下,咪咪居然有了反应,唉!”
--
  陈小兰索性不穿戴蕾丝文胸带,直接将其扯了下来,随后郁葱般的手指紧紧捏着扣子,颇为焦急的穿好了衣服。
--
  “你..你居然..你居然偷看姐姐换衣服!”-

-  陈小兰正想爬起来,没想到背后却是传来了一阵轻吟的喊叫声。-

-  “燕儿?”-
-
  “燕..燕子姐!”-

-  陈世美和陈小兰先是一愣,随后皆都无比尴尬的低下了头颅,这下完蛋了,被陈燕三女给逮了个正着!
-
-  “姐,你说,他是不是欺负你了!告诉我,妹妹帮你出气!”陈燕的个子和陈世美差不多高,况且这陈燕也是大高马大的,若是真的动起手来,也许陈世美还无法利用身高来压制她。
-
-  “哎呀,燕儿,你误会了!世美并没有欺负我,他只是看见我换衣服,所以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了。”-
-
  陈小兰拍了拍陈燕的嫩肩,随即一阵劝导安抚,没想到个子高大的陈燕居然傻里傻气的点了点头,看来这陈燕的确太容易忽悠了!-

-  “燕子姐,你误会了,我没有偷看嫂子换衣服,真的啊!”
--
  陈世美有些焦急,惊慌失措的立马解释道,这番慌乱的模样,倒是逗得陈燕咯咯直笑。-
-
  “行了,紧张什么?你又没有做亏心事,怕啥?”-
-
  陈燕柔媚的看了一眼陈世美,随后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是紧紧的盯住了陈世美的下身,心中微微起伏,倒是有了一些的想法。
-
-  “俺不怕,不怕,嘿嘿!”
-
-  陈世美傻傻的一笑,大手紧紧挠着后脑勺,心中却是一阵的喘息。还好这个陈燕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,若是换了别人,指不定立马看穿了嫂子的计谋。
-
-  不过话说回来,嫂子还是蛮偏心的,为了维护自己,连亲生妹妹都给骗了!-

-  “小兰姐,世美哥好好跑到屋顶上方去干嘛呀?”后方的杨梅和张娇娇一阵疑问,那两张精致的小脸紧紧盯着陈世美,心中的疑虑却是慢慢上升。
--
  “呃..屋顶上不是有晒干的辣椒吗?世美刚刚回来嘛,所以我让他帮我翻了翻晒干的辣椒。”陈小兰嫩白水灵的细手轻轻擦了擦湿透的青丝,强颜欢笑,故作姿态的掩饰了一番。
-
-  “可是..可是我刚刚明明看见..”
-
-  杨梅脸色羞红,正想说出口,没想到却是被张娇娇给立马拦住了。-
-
  “我们两,啥也没看见!小兰姐,你们聊,我们和梅子先走了。”
-
-  张娇娇死死拉着梅子的嫩白臂膀,两人很快便是朝草庐左方跑去,正想离开这个地方,没想到前方却是有着一道熟悉的人影慢慢走来。
-
-  “你们两跑去干嘛?陈世美呢?看见他没有?”
-
-  刘霞扭了扭酸痛的翘臀,粉唇不停的喘息着,凹凸有致的娇躯也是一阵颤抖。-

-  “世美..哥..他..他在那边!和小兰姐在一起!”-

-  张娇娇浑身打着哆嗦,颤抖了一番,眼睛却是不敢直视正前方的刘霞。
--
  “紧张啥呢你,我的亲娘,累死我了,这世美兄弟真能跑的,我刚刚跑遍了全村,没想到他竟然事先跑回了这里!”-

-  刘霞擦了擦香汗,挺翘饱满的前胸一阵凹凸起伏,因为此刻的她正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陈世美商议!见到刘霞朝草庐方向缓缓走去,张娇娇喘了一口气,焦急万分的拉着梅子往村子口跑去。-

-  “娇娇,你干嘛呢!轻点啊,人家会痛的,着急紧张干啥?刘霞姐已经走了呀!”杨梅撅了撅粉唇,狠狠的松开了张娇娇的细手。
-
-  “梅子,我告诉你个天大的秘密!那个新来的男壮丁,他..他有问题!”张娇娇娇声细语,却是充满了慌乱之意。
-
-  “切,这算什么秘密?那个男壮丁有啥问题?他好好一个大男人,而且也蛮高大威猛的,咋了?娇娇,你不会喜欢上了他吧?”
--
  杨梅扭了扭圆滑挺翘的丰臀,水灵灵的大眼睛轻轻一眨,娇蛮狡黠的紧盯着正前方的张娇娇。
--
  “哎呀,你想哪里去了?这都什么跟什么呀!-

-  我是说,那个男壮丁可能有色心,你仔细想想,我们寡妇村除了老人和小孩,剩下的都是活生生的寡妇啊!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当男壮丁,你难道会放心?”-
-
  张娇娇皱了皱眉头,粉唇轻动,颤抖的话语犹如山炮一般噼里啪啦的放个不停。
--
  “娇娇,你真的多想了,你说世美哥有色心,那你倒是说说,他哪里色了?或者说,你有证据?傻娇娇,别疑神疑鬼了,世美哥可是刘霞姐亲自挑选的男壮丁,难道你连刘霞姐也不相信?”-
-
  杨梅苦笑了一声,虽然娇娇是自己的姐妹,但此时此刻,眼前的娇娇却是变得疑神疑鬼起来。
--
  “我当然有..”
-
-  张娇娇脸色羞红,心中想起那一幕幕,却是心惊肉跳,面红耳赤。-

-  “不行,草庐之外的事情就我一人发现了,我没有证据,万一扯了出来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!-

-  梅子太过于单纯,我要是说出来,她肯定也不会相信!真是没想到,那个新来的男壮丁居然和小兰姐有私情!”-
-
  张娇娇那小小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,毕竟陈世美揉捏陈小兰咪咪的那一幕,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看见了!恐怕现在这件事情,只有自己知道,而其她人还被蒙在鼓里呢!
--
  “你有啥?说呀!”-

-  梅子不高兴的甩了甩乌黑马尾,粉红嘴唇高高翘起,双手叉胸,一副水灵灵的少女架势模样。
-
-  “哎呀,你这人,我懒得说!根本说不通!”
--
  张娇娇气氛的跺了跺精致小巧的玉足,圆滑挺翘的臀部轻轻一挺,便是扭着小蛮腰往村子内部缓缓走去。
-
-  “这都什么人呀,说话都不说清楚,真是的!”-
-
  看着渐渐消失的张娇娇背影,杨梅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会他总算明白了对牛弹琴的意思!张娇娇在弹琴,说话不准,五音不全,自己反倒成了一头活生生的笨牛!
-
-  泥泞不堪的小道上,张娇娇一脸的郁闷,心中却是沉重无比。
-
-  脑海之内不断的闪现着陈世美和陈小兰暧昧的画面,陈世美骑在陈小兰的腰上,陈小兰的两条嫩白大腿紧紧夹住了陈世美,好像很享受的样子!-

-  而那陈世美也是不赖,面色赤红的狠狠捏住了陈小兰的两座娇峰,这一番暧昧举动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分钟。
-
-  但是两人的一举一动,甚至连呼吸,话语,张娇娇皆都深深的记在了脑海内,仿佛一道道深刻的烙印,久久无法抹去。
--
  “看来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,不过倒是可以成为一个引子,一个把柄!下次可以拿来威胁这个男壮丁,嘿嘿!”
-
-  张娇娇心里突生歪念,娇蛮的微笑浮现在脸庞上,随即满心欢喜的朝着村子内跑去。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头顶上方,陈世美光着大脚丫,顶着一条雪白毛巾,正强忍着灼热的光芒站在田里挖地。
-
-  粗糙的手掌紧握着锋利的锄头,偶然唱两句山歌,哥哥妹妹的,咿咿呀呀的,倒是令沉闷的心扉有些滋润。
--
  手中的锄头狠狠插在松软的泥地里,但下身的大柱子仿佛却是慢慢的胀大了起来,陈世美挖着泥地,但奈何脑海之中尽是嫂子的画面!
-
-  “嫂子的咪咪,真是好大啊!先前不小心捏了一把,真是爽呆了!”
-
-  回忆起嫂子羞涩的一幕,那两条芊细修长的白嫩大腿紧紧夹着自己的粗腰,蕾丝文胸带,黑色充满韵味的大葡萄..陈世美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嫂子如此美丽,而今天,也是第一次碰到了嫂子的圣女双峰!
--
  那种柔软,那种结实挺翘的弹性,真是不亚于梅子的粉臀啊!-

-  恐怕一般的少女身材,根本无法与成熟充满韵味的嫂子相比,如果梅子和娇娇是未成熟的青苹果,那么嫂子就是一颗成熟饱满的水蜜桃!
--
  白里透红,红里透着鲜嫩,却是不失妇女的优雅韵味..脑海之中**的幻想着,嘴唇的呼吸也是变得沉重起来,陈世美紧握锋利的锄头,一次又一次的朝松软的泥土插去!
--
  仿佛此时此刻,这松软的泥土便成了自己的发泄工具,而迷乱的情绪催促下,陈世美竟然将松软的泥土当成了嫂子的模样!-

-  “嗯嗯..阿阿!哦..哦..嫂子,咱们来吧,来,咱们好好的恩爱,乖!”
-
-  陈世美陷入了一片疯狂之中,锋利的锄头狠狠插在松软的泥地里,仿佛就像插着自己的嫂子一般。一想起自己的嫂子曾经趴在自己的胯下,陈世美浑身欲火燃烧,急忙拉开了裤头拉链!-

-  “嫂子乖,我马上喂你喝豆浆!”
-
-  陈世美傻乎乎的自言自语了起来,腥白臭熏的液体犹如一道道春雨洒在松软的泥地里,这样一番浇灌,不少嫩芽嫩叶都被活生生的臭熏而死。
-
-  “世美..兄弟!你..你在干嘛..”-

-  陈世美刚刚系好皮带,身旁却是传来了一阵轻吟的声音。
-
-  “燕..燕子姐!”-
-
  陈世美猛然一回头,却是发现陈燕一直紧紧盯着自己,那古怪的眼神仿佛不是在看自己的裤头,反而是在看松软泥地之中的白色泡沫!
--
  “世美兄弟,你挺喜欢自言自语的啊!呵呵,还真是少见呢!”陈燕捂住挺翘的臀部,颤巍巍的坐在了石墩上。
-
-  “呵呵..我..我这不是,我这不是闹着玩嘛!”
--
  陈世美擦了擦额头上的细微汗水,不禁一阵心惊肉跳,没想到陈燕居然会亲自找上门来!
--
  “难不成,陈燕姐想找我算账?不会吧,她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啊,虽说我摸了她的臀臀,但先前嫂子已经调节了一番矛盾,那么陈燕姐究竟有什么事情呢?”
--
  陈世美扫了一眼石墩上的陈燕,心中暗暗思索了一番,不过却也没有过多的忧虑。虽说陈燕有着一米八公分的身材,但这一点,并不能给陈世美带来太多的恐惧。
-
-  “世美兄弟,你紧张啥呀,来,过来坐,燕子姐想陪你聊聊天!”-

-  陈燕修长饱满的嫩白大腿轻轻一翘,迷人优雅的少妇曲线瞬间隔着小腿臀部勾画出来,这一番柔媚的姿态,倒是令浑身是汗的陈世美想入非非。
-
-  “好啊,难得燕子姐有如此雅兴,弟弟就陪陪你,聊就聊!”-

-  陈世美放下手中的锄头,直接坐在了陈燕的身旁,火热的身躯紧紧贴着陈燕的嫩白大腿,这一番举动,倒是令陈燕捂住粉唇轻笑了一声。-

-  “世美兄弟,你和小兰姐的关系很好啊!”陈燕美目瞄了一眼陈世美的裤裆头,羞涩绯红的笑道。
--
  “俺哥哥毕竟去世了嘛!俺可是家中的唯一男丁,和嫂子关系好,这也很正常啊!”-
-
  陈世美笑看着陈燕,突然之间却是发现陈燕的面孔很美丽,很柔美,和自己的嫂子简直就是两个味道,两个级别!与此同时,田地附近的稻子地里,一道娇小的倩影却是紧紧盯着这里。-

-  头一次和陈燕坐在一起,而且还是这么的亲密无间。大腿紧贴着大腿,令人浑身酥麻的电流感觉划过四肢骨头,陈世美只感觉一阵心猿意马,真是甜蜜蜜的。-

-  虽说和陈燕认识的时间并不久,但之前两人还因为臀部的羞涩事情闹变扭,闹矛盾。没想到现在却是以姐弟相称,反倒是不打不相识,大水冲了龙王庙。-

-  “世美,我这样叫你可以吗?”-

-  见到陈世美迟迟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,陈燕有些羞涩脸红,颤抖发烫的粉唇便是娇嗔了一句。-

-  “可以啊,我不也是叫你燕子姐嘛!既然小兰姐和你是亲生姐妹,那你也是我的亲姐姐,姐姐叫弟弟,有啥不行呢?”
--
  陈世美火热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燕那双修长美白的粉腿,虽说不是第一次见到陈燕的双腿,但如此近距离观看,陈世美这一刻才感觉燕子姐的修长双腿是么的完美无瑕!
--
  大腿上的肌肤犹如牛奶般充满了生机,没有赘肉,只是少妇般的丰满,虽然只是紧紧贴着陈燕的双腿,但陈世美已经能够感觉到陈燕双腿的结实与弹性!
--
  一米八公分的陈燕虽然有些傻里傻气,高大矫健的个子,但那淳朴的笑容与修长的美腿却是仿若烙印一般,深深的印在了陈世美的脑海之内。-

-  对于陈世美来说,陈燕浑身上下虽然也是凹凸有致,但有一点与别的妇女完全不同,那便是陈燕修长丰满的嫩白大腿。-

-  这双洁白无瑕,完美如白玉一般纯真的美腿,简直就像巧夺天工的白璧玉石,细而长,长而丰满,丰满而又充满了红润与弹性!
-
-  陈世美暗暗惊叹了一声,若是和修长美腿的陈燕爱爱,而且又是在浴池里!那种感觉,将会有多么的美妙?
-
-  看着燕子姐的修长美腿,陈世美不禁想起了今日的荒诞事情...
--
  自己从屋檐上方坠落下来时,虽然骑在了嫂子的娇躯上,但嫂子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女人!那一刻,嫂子的嫩白美腿也是紧紧的夹住了自己的粗腰,那种美妙的触觉,陈世美仿佛骑在了一头母豹的身上。
-
-  自己的双手紧捏着嫂子的娇峰,而嫂子也是夹紧了自己的粗腰,仿若两人就要融为一体一般!那一刻,自己感到兴奋的并不是双手,也不是身下的大柱子,而是粗大的腰部!
-
-  嫂子的嫩白美腿死死夹着自己的宽大腰部,腰部贴着腿部,陈世美甚至能够感觉到嫂子大腿和小腿的颤抖!-

-  那种软绵绵的大腿充满了弹性,夹着自己的腰,就好像让自己陷入了海绵一般,无尽的翻滚,无尽的抖动。
-
-  到最后,只感觉嫂子的双腿有着微微电流传来,不断的汇聚在腰间,仿佛麻木了一般,却是充满了酸痛之意,但那种感觉,真是疲惫中带着快活!
--
  经过和嫂子的摩擦,陈世美悟出了一个男女交合道理,那便是女人的双腿能够给男人带来无限的电流感!这种电流感是美妙的,是柔软的,是酸痛的,更是令人疯狂的!
--
  也许嫂子的双腿夹住自己的腰部只是一个契机,这个契机让陈世美愈发疯狂,让他对女人的双腿越来越充满了兴趣!为什么双腿一定要夹腰部呢?-

-  难道不行夹下身的大柱子,难道不能夹自己的臀部,自己的胸膛?
--
  总之一句话,女人的腿越长越好,因为它将能够给男人带来无限的疯狂!嫂子的双腿虽然很丰满,弹性甚至超过了梅子等人,但修长的程度却是无法与陈燕的双腿相比!-

-  陈世美感叹了一声,自己的嫂子和燕子姐本就是一对姐妹花。嫂子丰满,燕子姐高大,而且面孔和身材也不同!-

-  这两朵妇女金华真是别有韵味,可谓是各有各的长处,若是品尝起来,那恐怕将会是惊天泣鬼神!当然,惊天泣鬼神的乃是木床上的风骚叫声。-

-  “世美,世美,你..你看哪呢!”
-
-  石墩上的陈燕有些脸色羞红,柔水般的眸子紧盯着陈世美的下身,嫩白大腿微微一挪,很快便是坐到了一旁去。-

-  “啊!对..对不起啊!陈燕姐,我看你的大腿很白啊,所以我想起了白馒头。你说俺一个粗人,做了半天的农活,那肚子也会饿的,你说是不?”-
-
  陈世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,傻兮兮的笑了一声,看来自己偷看陈燕的嫩白大腿入了神,竟然联想到了嫂子的大腿!暗暗叹息了一声,嫂子的大腿真是无法与燕子姐相比啊!
-
-  “傻弟弟,姐姐是农村的粗人,只是腿长了一些,和城里的女孩有些相像而已,哪里会白呢!”-

-  陈燕颇为腼腆羞涩的搓了搓嫩白大腿,那细长丰满的大腿竟然是荡漾起了一片片动人的波浪,看得陈世美那是两眼火热啊!
--
  “燕子姐,你别害羞嘛!白就是白,黑就是黑,黑白总不能颠倒吧?”
--
  陈世美此刻也是胆大起来,既然陈燕没有责怪自己偷看她的嫩白大腿,那么这就表明自己和陈燕的亲密度也在不断的上升!-

-  “傻弟弟,小嘴还真甜,姐姐五谷杂粮吃得多,这是自然白,懂了吗?”
-
-  陈燕微微一笑,拍着嫩白修长的大腿微笑道。轻轻一拍,那清脆的声响竟然是陡然传出,听得陈世美那是想入非非,浑身火热。-
-
  “燕子姐,你下次家中有啥事情,吩咐两声,弟弟一定帮你办好!既然你是我嫂子的妹子,那就是我的姐姐,我一定把你当亲姐姐一样供奉!”
-
-  陈世美加快了节奏,妙语连珠的说道。虽然比不上海誓山盟,但既然这陈燕主动勾搭自己,那自己也要好好的表现一番!
-
-  “真..真的吗!姐姐先前还辱骂你,打你,你就不会责怪姐姐吗?”-
-
  陈燕急忙坐在了陈世美的身旁,脸色有些微微羞红,十分腼腆的看着身旁的陈世美。
-
-  “打是亲,骂是爱,不打不骂不相爱!姐姐,这是上天赐予我两的缘分,既然有缘有份,那就该好好珍惜啊!”陈世美无赖的话语倒是逗得脸色羞红的陈燕咯咯直笑,这番模样,还真是令人心猿意马。
--
  “小嘴真甜,下次我有事情,铁定找你。”
--
  陈燕郁葱般的手指轻轻一点陈世美的额头,嫣然一笑,随即颤抖的红唇也是微微翘起。
--
  “燕子姐,你的手也很白,在弹我,弹我嘛!”陈世美撒起了娇气,随即加大了进度,两只手紧紧抓住了陈燕的嫩白细手。
-
-  “你..!唉,世美啊,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,你这样胡闹,姐姐自然不会怪你。
--
  但以后在人多的地方,你可千万不能这样,姐姐是寡妇,是不能随便给男人乱摸的!这次就算了,便宜你这小子了。”
--
  陈燕羞涩的轻轻一拍陈世美的额头,随即便是快速的将手掌收了回来,毕竟做这种举动,是不能给旁人轻易看到的。
--
  “哎呀!姐姐,你大腿上有一只蚊子!”-

-  陈世美故意乱喊了一声,粗糙的手掌飞快的拍打了下去,很快便是紧紧贴住了陈燕的嫩白大腿。这一刻,粗糙的手掌与嫩白的大腿轻轻一接触,仿佛有着一股奇妙的电流通过两人的躯体。-
-
  陈世美不仅暗暗叫绝,没想到二十多岁的陈燕居然如此柔媚水嫩,那白嫩嫩的大腿不仅充满了弹性,而且还有奇妙的电流耶!-
-
  牛奶般的肌肤是那么的水嫩柔滑,轻轻一捏,便是浮现出了草莓般的红润啊!
--
  令人浑身酥麻的电流仿若一股清泉,很快便是蔓延了陈世美的四肢,甚至连那火热的大柱子都没有放过!粗糙的双手一碰到陈燕的水嫩嫩大腿,仿佛充满了生机一般,竟然是顷刻之间焕发出红润来。
--
  “哎呀!世美,你干啥呀!都说了姐姐是寡妇,不能随便给人乱碰的,就算你是我弟弟,那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姐姐呀!”-
-
  陈燕凹凸有致的娇躯颤抖了一番,修长嫩白的大腿有些微微焕发出草莓般的红润,陈世美触摸自己修长大腿的那一刻,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奇妙的电流冲过全身!
-
-  那种感觉,与被自己老公征服的感觉毫无差异。陈燕心中叹了口气,面色羞红,十分腼腆的用水灵灵的嫩白细手尽数遮住了修长美腿,毕竟女人引以为傲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给男人观看的。-
-
  当然,除非是自己的老公要看,不然陈燕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将裤子脱得一干二净!
--
  “燕子姐,你想啥呢,弟弟没有这么坏,你看,只是你腿上有一只蚊子而已啦!”
--
  陈世美顺手一抓,掌心内便是瞬间出现了一只死亡的花蚊子,傻兮兮的笑了笑,很快就将这只花蚊子给甩了出去。
--
  “呼..吓死我了,你呀,怎么那么的调皮?有蚊子,嫂子自己会拍打呀,真是的,都说了不能轻易的动姐姐!”-
-
  陈燕恼羞成怒,却又是哭笑不得,十分羞涩的娇嗔了一番,但对于先前的那股奇妙电流真是难以忘怀。-

-  “姐姐你的腿那么长,那么丰满,要是被蚊子咬了一口,那该多难看啊!与其让蚊子占了便宜,还不如让弟弟占,反正咱们是姐弟。”-
-
  陈世美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微微颤抖,因为这番话并不是陈世美的真心话,而是试探陈燕的话语!-
-
  毕竟这番话言语过于暴露粗俗,若是陈燕能够轻易的接受,那么说明陈燕在床上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。若是陈燕不能够接受,甚至出言训斥自己,那么就说明陈燕也只是笑面虎!-
-
  表面假惺惺的做作,内心也和嫂子一样,是个铁打不动的活寡妇。-
-
  虽说和陈燕接触的日子并不多,但陈世美能够感觉到陈燕身上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,这气质便是随和,不像嫂子和刘霞一样对男人充满了警戒与不满。
-
-  从拍大腿这个举动来看,陈世美相信可以尽快搞定这个陈燕,让她跪在自己的胯下!而这样,也能够轻易的享受陈燕的修长美腿了,享受那种由丰满美腿带来的奇妙电流感。
--
  “你..你这家伙!你怎么能..咋能说出这种话!什么占便宜的,真是羞死人了!”-

-  陈燕面色绯红的娇嗔了一句,郁葱般的手指轻轻一点陈世美的粗脸,这番模样,俨然一个害羞的小寡妇。-

-  “搞定了!看来燕子姐的确很随和,想要上了她,只是差契机而已!不过现在还太早了。”-
-
  陈世美虽然没有读过大学,但男女之事他却是一清二楚,若是以暴力征服女人,这样做不仅会令女人反感,更不可能真正的得到心爱女人的身体。
--
  唯有感化她,抓住她的把柄,或者是日久生情,这样一来,心爱的女人就会死心塌地,心甘情愿的任由你折磨。
--
  就算你使用了超级变态的方式玩弄她,她也会毫无怨言的跪在你的胯下,这种感情便是叫**!-
-
  唯有男女之间发生了真爱,床上的恩爱事情才能够发挥到男女合一,水乳 交融,才能够真正的享受女人的身体,而那种鱼水之欢也将会越发激烈!
-
-  若是用暴力手段征服心爱的女人,尽管能够得到她的身体,就算和她恩爱了,那也无法达到那种男女交融的境界!-
-
  不是真爱的交融,你想享受某种姿态,享受某种恩爱方式,心爱的女人都不会满足你,她甚至会认为这是一种变态的行为。
--
  这样一来,你只能单独的占有的她的身体,却无法占有她的灵魂和心房,而各种各样,花样百出的技巧也就难以享受到了。
--
  而利用这种暴力手段征服女人,她们只会暂时为你服务,你占有了他们,你感觉无比的爽快,但是她们却感觉是在受侮辱!总有一天,她们会逃离你的怀抱,投降别的男人怀抱。-
-
  无法得到女人的心,无法与她们产生真爱,她们不会无怨无悔的诚服在你的胯下,也不会心甘情愿的一丝不挂站在你的面前任由你挑逗。
-
-  要是你的心爱女人真的爱你,真的愿意把灵魂交给你,那么她将会羞涩的闭上双眼,任由你使用上百种,甚至上千种恩爱方式折磨她。
-
-  若是她不愿意这样做,说明她根本不爱你!因为爱是不需要解释的,恩爱的方式,更不需要迟缓!见到眼前的陈燕不仅没怒,反而羞涩无比,陈世美也是加快了节奏。-

-  一把手狠狠的抓住陈燕的柔嫩臂膀,轻轻一搂陈燕那柔水般的细腰肢,将这俱魔鬼般的高大娇躯拥入了怀内!-

-  陈燕见到自己被身旁的陈世美紧紧抱在怀内,顷刻之间便是面红耳赤,粉唇不断的喘着粗气,没想到这陈世美还真是胆大无比,自己没有因为那番话发怒,他居然还来了劲?
--
  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紧紧的抱住自己?!
-
-  虽说这里没有别人,但自己毕竟是活寡妇啊,若是这拥抱的一幕被人偷窥到,那自己还怎么活?-

-  那自己的名誉又该怎么办?想到这一系列的严重问题,陈燕惶恐不安,嫩白水灵的细手正想挣脱开陈世美的怀抱,没想到陈世美却是抱得更紧了!-
-
  紧紧的相拥,险些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,而胸前的柔嫩果实也是被挤压成各种形状!